09/30/13

「9月の手信」

光陰荏苒,再度闊別3個月;咳,幾乎每一次回來每一則所謂的部落文開場白,我都極度需要用上這句純粹因為想掩飾懶散而並無涉與時序的光陰論。每一次發文總選在病假時,大概是獨自"憂傷"時,才是寫文興致的高峰期,情懷啊是需要被營造出來的。

(良心: 屁,分明是因為獨自在家沒人監督不用洗衣不用煮飯不用打理家務..)
(實況: 被良心冤枉了,偶是因為確定了十月不用出差才速速去料理拖延已久的腳疾,挨了幾刀,不良於行才拿病假的..(假)哭..)

好唄,偷懶了快二三年,許久都沒有發表游記了,這篇是來"送"手信的。2013年的9月,我們再次往巴厘島奔去,把片段剪下來,和我們一起去旅行,去看山看海看風景,去聽花開花落的聲音,去後廚房吃香喝辣..

相簿版: http://on.fb.me/15FkzCo
Continue reading

 
05/22/13

「回來」

「因為好奇,所以才嘗試製作手工雪糕。」

我如是說。其實,在這之前,我從未打算過把可輕易超市商場吃到的雪糕搬入食譜文字裡,我覺得那將是我踏上肥胖至死的不歸路。因此,我僅有的數件手工雪糕作品,都為自己留下了最隱秘的心思,而它只可屬於深深被我作品吸引著並視如珍寶的人們。

於是,從晴朗的一天開始,我再度整裝出發,推車裡的忌廉貌似得意,搖來晃去。隨意插在玻璃瓶子裡的美洲野花洋桔梗倚在窗口邊,像是曾被昨夜發酵的咖啡因挽留過,璀璨如星。重新拿起我的攪拌器和量杯,讓我不小心記起某年前的雪糕之約,它是你我不為人知的紀念。我如此希望每一件被製作出來的手工雪糕作品,都為你我留下一點一滴的線索,即使那只是如此微不足道的心意。萍散之後,彷彿又浮有落花..

闊別5個月,我又回來了。也許“回來”這並不是什麼大事,但是對默默給我關心的一位(也許有兩位或三位)朋友卻是叫我暖心,這段日子我並沒有停止寫字,只是換了另外一種方式。這半年來,我得到數位星馬美食雑誌界朋友的邀請,因此差不多都把心思都放在“投稿”上。而部落是我永遠的避風港,它不會因為我的不在而即時消失,它會因為我的想想而不曉得什麼時候突然又出現了。寫到這,我覺得我是個徹底沒心肝的人,不過,我也認了,學習成長拎起放下,是歷練,我跨了過來,但我不曉得再跨回去時,會不會跌個狗吃屎。

謝謝愛我的你們。

今年3月下旬,終於在面書開了個部落專頁,在那裡無論是吃喝玩樂,只有短短的生活即時分享,除了沒有長文伺候,那裡和這裡一樣,是個平靜並快樂的一個地方,如果在這裡看不到我,歡迎點擊這便可找到我: http://on.fb.me/12B9IJL

Continue reading

 
12/24/12

「末日冬至 • 一鍋菜尾」

 

是滴,又是末日。從年頭唸到年尾,末日前後,周圍變本加厲充斥著末日末日末日,有人買米囤糧未雨綢繆,有人嗤之以鼻不屑一顧,當正負能量發生沖突時,我開始有暈眩的感覺。說真的,對於末日之說,我還真的是不一般地用心等待了整年,像等待著去旅行的心情,像等待著一窺真假的好奇。到最後,我們沒有各自回老家等末日來臨,沒有重生後的重逢互擁感概,周圍什麼也沒有發生,唯一的發生過的神奇事跡是公司宣布當天提早2個小時下班,可這件事對我來說毫無興奮可言,因為我在宣布前3天請了年假在家過節。到底,我心裡的末日,不過是為了期待好日子的到來。

聽說因為技術問題,21122012的末日延遲14小時,真好。我常常時間不夠用,末日起早上了早市,路上不一般的寧靜,沒堵車連連在心裡贊好,我喜歡寧靜地過節。

自小,家裡的冬至都辦得特大,每每起身時,已經是滿桌子的菜。老媽往往從前幾天就會開始籌備,庸庸碌碌的,要給祖先吃了,我們這些祖孫子才喜滋滋的圍上桌旁大快朵頤。常常沒吃完、沒分完的雞鴨、燒肉雜菜豬肚魚鰾湯等等等,午飯過後,老媽一定會用她的魔術手,把這些那些丟進一個大鍋,加入她一早買好的芥菜,接下來的幾天,我們的早晚飯只有這道名為“菜尾”的拉渣菜羹湯,卻吃得無比滿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