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12

「末日冬至 • 一鍋菜尾」

 

是滴,又是末日。從年頭唸到年尾,末日前後,周圍變本加厲充斥著末日末日末日,有人買米囤糧未雨綢繆,有人嗤之以鼻不屑一顧,當正負能量發生沖突時,我開始有暈眩的感覺。說真的,對於末日之說,我還真的是不一般地用心等待了整年,像等待著去旅行的心情,像等待著一窺真假的好奇。到最後,我們沒有各自回老家等末日來臨,沒有重生後的重逢互擁感概,周圍什麼也沒有發生,唯一的發生過的神奇事跡是公司宣布當天提早2個小時下班,可這件事對我來說毫無興奮可言,因為我在宣布前3天請了年假在家過節。到底,我心裡的末日,不過是為了期待好日子的到來。

聽說因為技術問題,21122012的末日延遲14小時,真好。我常常時間不夠用,末日起早上了早市,路上不一般的寧靜,沒堵車連連在心裡贊好,我喜歡寧靜地過節。

自小,家裡的冬至都辦得特大,每每起身時,已經是滿桌子的菜。老媽往往從前幾天就會開始籌備,庸庸碌碌的,要給祖先吃了,我們這些祖孫子才喜滋滋的圍上桌旁大快朵頤。常常沒吃完、沒分完的雞鴨、燒肉雜菜豬肚魚鰾湯等等等,午飯過後,老媽一定會用她的魔術手,把這些那些丟進一個大鍋,加入她一早買好的芥菜,接下來的幾天,我們的早晚飯只有這道名為“菜尾”的拉渣菜羹湯,卻吃得無比滿足。 Continue reading

11/24/12

「前天的前天,又見紀念日」

年關近了,突然又深閨不(需)出門了,但日子過得比平時還要忙了一些,濃厚的過節心情仿佛也同時跟著來了。突然發現自己在最閑的時候其實並(是根本)不太願意寫文,很忙的時候反而喜歡偷偷像犯規那樣寫上幾個字。很多時候,我的文就這麼五味雜陳、湊著來的。

要說,我們“大”婚的日子就這樣不知不覺過了1年。慶祝,總少不了親自烘培的蛋糕,今年烤了個漿果酸奶蛋糕,繽紛應節。

可以選擇一起在“山高樹多”的“城市”生活,是幸福的。難怪這一年來,我慢慢地慢慢地就這樣悠哉悠哉地,大篇幅向橫發展,直到大半個衣櫃裡的衣都套不下去了,福態的生活感覺頓時就變既真實又具體了。 Continue reading

11/5/12

「主婦要上班」

某日下班堵車堵得很嚴重,吃飯的地方,放眼望去都被坐滿了,人們卻不斷地從各個入口湧進來。遠眺某處有人正餓得頭昏腦脹,有人在呼喚、有人在怒吼、有人眼神呆滯,我連單子都沒來得及下,就迫不及待逃出這個人間食獄。我習慣性地以為生活一定就是風和日麗的,當所有的人事物被簡化,那就一定是理所當然的置身於桃源內,揉著花瓣、與果香。某日延續著下班堵車堵得很嚴重、吃飯的地方都被坐滿了猙獰面孔的場面,某日我發現了原來我所經歷過的一切,都可以為我帶來啟示,然後,啟發了我勇闖人肉盾牌奔出群眾。而,背後的慢慢遠去的面孔像即影即有的拍立得,足以為我現有的生活帶來屬於未來的微笑。

(以上文字刊登在第12期的《新之味》美食雑誌內)

◎ 燒茄子蓋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