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8/11

「 偶們的生活照 · 烏米的5月。」

又是快一個月才出來見人的月記,大家還好噢吼?先來報告下好消息吧!烏米白色的家終於在5月的中上旬落成,迷糊又龜毛的兩個人,終於過關斬將,順利住進新房子啦!帶大家看新生活啦!走!

>奶奶幫忙看好日子,從原本自己選的4月下旬,換去5月中上旬。仗勢著還有時間,許多事都在自以為多餘的時間緩慢下來,後果當然也在最後一刻仍拼命的在做善後清潔工作,每天起早出發,午夜才回到租屋,所以,真的好累,好累,幾乎每天都在歸途中睡去;Good night,Neon。此時,足底筋膜症也悄悄的在滋長了。>好,節省開支DIY不言倦,料理台保養自己來。>>當女人擁有第一個自己的專屬料理房時,感覺真的會很棒!95%完成後的廚房與餐廳。>>除了DIY,還要常常逛街買東西,走累了,肚子餓了當然不忘吃頓好的;Vietnam Kitchen的香茅雞排,風味飽滿,唇齒留香。>>>好日子,好時辰,兩人七手八腳拎了米桶與素菜,請了菩薩,掛上自製的花球門彩,起火炭爐煲滾水,從此就大吉大利,門戶精彩。

>傳統儀式再簡約,也少不了甜湯與湯圓和親友共享,還有媽媽的吩咐:煮一大鍋的飯,從此豐衣足食。>老老爺和奶奶隔天一早回居鑾,弟妹們繼續留宿渡假,難得跨越新柔長堤首都玩,新晉小地主當然不可怠慢。於是某日晚餐再次光顧了三板頭,不同的是,我們去了蒲種的分行,地方較大,菜單卻有所不同。>>大小朋友都很愛的豬肉漢堡和豬肉意粉,無騷無腥,鮮美豬肉餐。>>接著是Pavillion商場食肆內的炒蘿蔔糕,我們是常客,因為對味,所以推薦。>>>牛奶東炎,廉價但同樣精美。>>>週日早餐,弟妹回家前去了一趟大城堡,享用烏老爺尾姨(小阿姨的暱稱)介紹的卡路里香港餐厅,店裡的港式美食太養眼,一人點一樣,已經是滿滿的一桌,小朋友最愛三文治。>>>我對我的圍村飯,至今再回味,也在舔嘴唇,擇日再去一趟大快朵頤。

>搬入新房子的第5天,就是我們的結婚註冊2週年紀念日,烏老爺下班後的第一個新家晚餐,是我亂搭的香料蘋果煨飯。賣相不佳,口味挺好;>>我想,我已經找到了心中的那一瓶香料。>>兩個人的小小慶祝會,怎麼可以缺少蛋糕?久違了,水蒸芝士蛋糕。>>>總是夢想每天醒來的第一餐是簡單又豐富的;早安,衛塞節。>>>雪櫃裡的水果最多,於是有了雜果麵包布丁。>>>吃不完的冷凍麵包,後來成了無油法蘭西多士。

>我最厲害燒的家常菜就是蛋,各種各樣的蛋,有洋蔥煎蛋;>>有鮪魚煎蛋;>>還有FB裡最多like的番茄炒蛋。>>>偶爾會煎點雞胸肉;>>>炒秋葵;>>>紫菜湯。

>週日的早晨,烏老爺會到樓下去“浸”水,擠在那狹小的所在做按摩浴,我也會跟著去,然後乾看,看貓,看花,看草。>>這裡的水梅叢,開得最好的是這棵。>>開始在假露台種點小植物,發現了奇奇怪怪的甲蟲,每次被嚇到就不顧一切把它們彈開,儘管我並沒在意它們在墮樓前是不是有喊過救命。>>>搬家後的書畫雜誌,都會在很自然的情況下,不見了一大半。我們家書櫃目前的職責是: 除了看守僅有的書,大部份時間都在和玩具們升起投降的旗幟。>>>偶爾還是會和以前一樣,上街看場電影和喝咖啡等開場。>>>入夜的黑被城裡的光照明,站在那裡看著誰正趕往哪處溫柔的秘窟。

······

從零開始,我假像是個迷失的小金剛,迷失在建在花叢裡白色的小房子,每次門一開,迎接的白色石像在微笑,露台愉悅的白蕾絲窗簾在飄揚,窗外久違的綠色葉子紫色的花蕊,是無比甜蜜的牽絆,小金剛和大金剛從此在花叢裡悄悄住下來。

地   點: 雪隆
裝修日期: 2011年4月 – 2011年5月
建築形式: 公寓
房屋狀況: 1/2年屋齡,新開發小山區
格局坪數: 3房2廳 / 31坪
裝修建材: 石膏、珍珠漆、油漆、再生材質/木質櫥櫃、實木料理台

07/14/09

阿7上菜 [南瓜焗飯]

在這個世界的某個小小角落里,活著像這樣的一類人;

她們发现自己輕易敏感,她們似乎抱著完美主義,她們看來那么那么勇敢,她們很想捉住一些像似抽象的、是東西,還是感覺?她們認為必須捉住某些抽象的、是東西,還是感覺?她們始終認為自己可以捉住些抽象的、是東西,或是感覺。她不懂,但是她在努力奮斗..

我的生活貌似充實,實則仍然像個沒頭沒腦的蒼蠅那樣亂闖。不變的是,還是充滿了幻想,還是有一些抽象的、是東西或是感覺在阻擋我對自由的響往和前進;我仍然在過著我的過渡期,但是會努力不感嘆宿命的力量總在有意無意中、侵略我。

我不懂如何使用機器計算字粒,我不曉得我是否寫了超過被預算的字粒,對我來說,那些不重要。三個月前的邀稿,萬份欣喜之後,吊了兩個月半的郎當,狠心辭掉老同學的差事,上個星期戰戰兢兢地把上半場的稿件和繪圖草稿交上給出版人時,我估計著將被退回重寫的預算。當出版人說,“嗯,很有少女的味道,我很喜歡..” 時,我差點就要狠狠地巴自己一下,明明脫離了少女時期很多年,明明脫離了出版人的指定內容,明明先斬后奏,明明..我總是喜歡先任性跟著自己的心情喜好走,再說其他。

于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本小書,在努力籌備中。她不走高貴華麗的路線,但是我確保她將親切得來像個鄰家的少女,樸素得來還是有些可愛氣質和笑點可看,也許,不嫌棄的話,把她塞在書櫥中湊湊書量也好,她總是會挺著微翹的鼻子對著你在笑。

然後呢,當我的力量用完了,我需要一些抱抱,我需要一些鼓舞,也許我膚淺,也許滲入一些矯情,于是,我把翅膀藏在背包里,跟著時間表斑斕地走在三百多公里外的路上,尋找著自己期待中的樂土;

即使,現實中,依舊鄙視繁華,鄙視喧嚷,鄙視著眾生的紛紛擾擾。

還記得我在5月曾分享過的南瓜醬麼?點這里重溫一下(鏈接出現錯誤的話,用這個,http://www.blogkaki.net/7101/viewspace-94809 ,反正就看全套嘛..)

這是我個人很喜歡的焗飯之一,隔夜剩飯的華麗大翻身;對于喜歡起司,但不一定會喜歡南瓜的朋友們,這焗飯肯定會輕易讓你愛上有著濃濃起司香的南瓜焗飯。

材料(圖1): 白飯(1+1/2碗),南瓜醬(1碗),牛油(1湯匙),南瓜丁(1/3碗),火腿(1/3碗),洋蔥丁(1/3碗),Mozzarella Cheese(適量),Parmesan Cheese(適量)

制法:
1. 熱鍋,下牛油,爆香洋蔥丁,南瓜丁和火腿(圖2);
2. 加入白飯,炒勻(圖3);
3. 加入南瓜醬,翻炒至均勻(圖4);
4. 裝上耐烤瓷器,撒上Mozzarella Cheese,和Parmesan Cheese(圖5);
5. 烤箱預熱180度,烤約10-12分鐘,起司表面呈微焦即可,宜趁熱食用,才可享受到拔絲的起司南瓜飯香(圖6)。

 

插播: 愛心南瓜果醬

跟著一位我忘記名字的洋婦食譜做的南瓜果醬; 第一次做加了檸檬的南瓜果醬,因為少糖所以健康、不甜,吃起來有點酸、又粉粉幼細的南瓜果醬,是這樣的嗎?

不懂,我對南瓜的印象僅于此,但是它的卻是充滿愛的愛心果醬,沒有錯。

03/6/09

阿7上菜 [烏達烤飯團]

其實,我并不是要蓄意妖言惑眾;昨夜一片空洞時,被那無緣故響起的電話聲嚇得青筋浮現、浮躁之後,我一句不友善的回覆,企圖想用語言刺傷對方換回自己的不平衡,另一邊往來的不是怒意,而是一貫的溫文爾雅、故作風流:“..我知妳是我的最好,妳是我最寶貝的寶貝。”我終于終止浮躁,語氣突變溫柔不可方物..

對于這句出自不是愛人口里的寶貝,聽起來非但沒有起疙瘩,反而在十分寒冷十分寂靜的環境里,確實是我突然那么渴望的一絲溫暖,就像愛人曾經用吻終止我的怒氣。那時,我收起驚嚇用5秒想了一下,那是叫打蛇隨棍上的曖昧嗎?還是入夜了,大家都不顧一切放肆了?..包括我看不到的。

難得天黑之後,獨守傳說中的三度空間埋頭苦幹;欲哭無淚無聲吶喊為什么這個世界如此不公平留我一人仿佛被關在千隻白色幻影監視的空間里繼續作業。于是我板著最臭的那張臉,假意欺騙自己可以發內功集滿怒氣、什么來就殺什么!但是實況卻是在抖著手握著畫筆,冷得想尿尿,那雙肉腿已經是第八級麻痹發軟,就算于我面前微笑或猙獰飄過,我再也無力奔跑,想必只能聽天由命,任其魚肉。

既然無力逃走,也無勇氣丟下案子不理,除了屏幕,我不看其他方向;眼角確實不斷有貌似不明物體在動作,如同平時同事們那樣經過,但我不否認那可能是多疑引起的幻覺。

好不容易在完畢那刻一陣竊喜可以逃離現場,屏幕前的一張張照片字體特效排山倒海集成一張橙紅色的738MB,我不管照片里的洋妹有多么開心地在笑著,天殺的存檔時竟然在非常時刻,楞在那里慢慢走慢慢走,突然是那么地狂恨PS3,我怒了氣想翻桌了,大不了一拍兩散。不過,僅僅是幻想的快感,我還是繼續等..

結果隔天早上,我發現我做的,并不是我昨晚在做的,最後的存檔也不是我最後的調整,又一陣雞皮疙瘩;我昨晚明明在疑惑怎么顧客會要這樣的東西呢?心里考慮了好幾次,死就死,就跟著要求的底稿做人家要的好了。結果今早,我發現我做的,并不是我昨晚花了好一些精神疑惑的,顧客要求的底稿都很合理。

誰懂呢?像我這樣的一個女人,就算不是真的度到鬼,也很應該活該地被繼續嘲笑吧。老實講,我現在想起來,毛還在豎著,極力在回想,應該是我開夜班開太遲,餓得老眼昏花了所以..

看完了笑話,不如來一個熱辣辣的飯團醒醒腦吧,我的烏達烤飯團,聽起來是那么土氣滑稽,但卻是美味得如此親切、樸實。

眼看月前特地從陳某家鄉帶回來的包裝烏達也在雪柜裡冰了好一段日子,不想純粹蒸了下飯吃,就混在米飯里,用另外一種方式吃飯。做法?就隨意吧,無論是貴價珍珠米飯或者是沒吃完的過夜飯也行,少許的醋粉,適量的海苔碎,蒸好的烏達,混合均勻(圖1,2&3),用器具也好,用手捏也好,做成的飯團(圖4),淋上由味醂照燒醬溝成的烤汁(圖5),小烤一下就是好好吃的烤飯團了,另外還有我愛的肉松混椰菜花,此刻,我只想用我愛的來豐富我的人生,其他的,再說吧..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人,既能夠輕易滿足,但也會輕易被牽動,我說的是,食物。

食物和愛總是可以及時治療我間歇性失常的神經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