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2

「主婦要上班」

某日下班堵車堵得很嚴重,吃飯的地方,放眼望去都被坐滿了,人們卻不斷地從各個入口湧進來。遠眺某處有人正餓得頭昏腦脹,有人在呼喚、有人在怒吼、有人眼神呆滯,我連單子都沒來得及下,就迫不及待逃出這個人間食獄。我習慣性地以為生活一定就是風和日麗的,當所有的人事物被簡化,那就一定是理所當然的置身於桃源內,揉著花瓣、與果香。某日延續著下班堵車堵得很嚴重、吃飯的地方都被坐滿了猙獰面孔的場面,某日我發現了原來我所經歷過的一切,都可以為我帶來啟示,然後,啟發了我勇闖人肉盾牌奔出群眾。而,背後的慢慢遠去的面孔像即影即有的拍立得,足以為我現有的生活帶來屬於未來的微笑。

(以上文字刊登在第12期的《新之味》美食雑誌內)

◎ 燒茄子蓋飯

Continue reading

10/16/12

「煮婦的成就感」

外子在出門前,把兩百塊錢塞進我的錢包,我把一半抽出來,: “幫我收著,我怕我會亂買。" 我深深地了解到自己的缺點,我知道自己一踏入超市,從來不會在10分鍾內走出來,哪怕那家超市我已經走過數百次。我清楚自己的弱點,我不是精明的消費者,很難拒絕架上物品的呼喚,其實更多時候只是覺得把零錢放在身邊,安逸快樂的心情總是戰勝只看不買的毅力。家裡滿滿的物品,是身為主婦的一種成就感。

◎ 照燒雞排咖喱飯

Continue reading

09/5/11

「 罐頭人,字花和野豬。 」

生活像罐頭,平時深入簡出,很久都沒有過這麼有決心的高昂情緒。下定決心重返我的生活文字虔誠告解前1分鐘,另一半正應我的吩咐出門買字花(嘔耶,我終於很實在的踏入這個瘋花正茂的年代了),出發前,還不斷在叮嘱我獨自在家要小心,我從溫和應聲到怒吼,只差沒一把將大門狠狠蓋上。大概有寫文字但不是那麼厲害寫的人都知道,當指尖那端突然有勁來了這回事,非要一氣呵成,才能把心中的驚艷,寫得如火如荼。

◎ 罐頭人,字花和野豬。

別嚇我,我根本不想把我們看到當作是「神」的顯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