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3/08

我在想,我这是叫被搔扰还是被戏弄?

于是,我当起女特务7号。

当下,我并没有生很大的气,也不穷紧张,只是暗捶心肝我怎那么不小心?反思过后我决定发挥我的白羊座精神势要不屈不饶,除非我懒了、没趣了或者,我忙了。

**

说一下,当时。

当时,我觉得我是感到迷惑的;我搔搔头,怎么怎么这个年头还有人对我有兴趣?然后我在乱想..

当时,我觉得我是感到兴奋的;我有点儿脸蛋红,啊~他说他家装了个人造卫星可以看到我呢,就只要我..这话真是让我觉得好惊喜(岑凯伦小说里的追女手段都没他说的那么先进,咳,我是岑凯伦年代的),突然,觉得他一定是暗恋我很久了,耶,坏人坏人,害我又回到青春时的羞涩;

当时,我觉得我是感到刺激的;我小小的心儿跳得粉快粉快,用心如鹿撞来形容好吗?我是不是悄悄芳心暗许了,那我的陈某怎么办?怎么这个年头突然有个陌生的人对我一些不公开对人说的家事了如指掌?不要说我不感动,我甜甜地笑了,然后背后偷偷藏着一把刀。

**

05.01.2008

好吧,我不卖关子了。我不能骂我自己失策或者后悔,骂公司;原本就是因为工作上的需要,我的msn id和手机号码几乎都是公开的,不时有陌生人加入我不是什么新鲜事,上个星期也有个陌生人加入我的msn,在此我姑且称之为李——安——。(译名;俯首一鞠躬,是特地为李安大师的,自觉有辱其英名。)

关于这个李安,老实说一开始我就有点怀疑他是与公司内有关的人,让我大言一下,就全靠我直觉;

我不懂这条子的来意本来就是来找单身女子的、还是本来存心来戏弄老娘的,老实不客气开口就问老娘是不是单身女子,好吧,我是。我问哪儿得到我的id的呀,他说frienster搜到的,唷,妈呀,要笑就尽量笑唷,老娘就是没有frienster才叫够土。再来就是要个电话什么的,这唐突,年纪大了就觉得一点儿都不唐突,游花园去呗。未几,打发之,就寝去。

11.01.2008

接下来的数天里,我过着悠游自在忙里偷闲偶尔跑过位子东家长西家短的快乐日子,几乎忘了这个李安。可是,他就是没把我忘了,一上线说,自己刚从大山脚公干回来呢(他自称首都人),说,因为没有我的号码联络不到我呢,说,下次再来大山脚就汽车城一聚,我说好哇,一般表面式问候和回覆是礼貌,我亦以礼待之,有一段没一段地聊。嗱嗱嗱,聊了不久,戏肉来了,他说他家装了人造卫星呢,可以随时看见我,就咳咳干笑了几声,我没有特别的蔑视心态,然后他给我寄了一张照片来,妈呀,还真里面有我耶,3个月前,我在办公司内工作中的照片,奶奶呀,我还挺镇定地说:“嗳,还真的耶,你家的卫星真的可以看到我耶!可是人造卫星可以照到室内去的咩?”

先说那张照,原是由半兽人一绘测师亲属所拍,以作室内装修的参考用途,在我侦察之后,拥有的人并不多,闲等人士不会有,所以我怀疑这人是与半兽人有关,也许是最近很无哩头地刚上任本部门头头一职的*无毛龟亲信也说不定。再来,此李安大言不惭地说我公司内流传着的鬼古,公司怕鬼的没几个,我榜上有名早已是事实。一个聊过2次msn的陌生家伙,就这样有意无意地用鬼字吓我,然后我说我更怕半兽人呢(看,我在悄悄放线了..),他干笑没回答我。我自知有时强硬追问不是最好的办法,所以只是很普通的一问一答,我想他也是迟早会自讨没趣慢慢暴露身分的。话说开来,此李安并不是十分聪明细心的人,除了英文差劲不在话下,而且前言不对后语,人造卫星的事最后被扭转成闭路电视的事我不多提,他给了我他的号码,就+6012 2053 35X,叫我用公司电话打给他呢,既然怀疑他与公司有关,我非要好好表现自己对公司的忠心不可,我说没有利用公司的电话打私人电话的习惯..(事实上也很少,因为电话总是一直处于忙碌状态),他也是在干笑。

其实,那时我是处于亢奋状态的,我以为此人身份呼之欲出,放工之前把整件事给老大说了一遍,最近挺毛躁的老大说人人都可疑,切勿声张。于是,我没有声张,择可信者而言,我需要是一些建议和安慰。回家后也给陈某原原本本把此事说一遍,陈某的建议是不要再理会他。

同一天夜里,我故意再上线。这下子不上线心也没那么乱,一上哇哇不得了,次次有惊喜,李安他竟然懂得我的家人,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家人特征,顿时担心起来,我想,涉及到家人,对我来说有点不可思议的恐怖了。再来,我不懂他是有意或是无意提起半兽人的名字,当然我依旧故扮轻松,不怎么追问原由之余他也故扮玄虚。我一直故意打着本地的福建口音拼音,看来他了解我的意思。今晚我豁了出去,我反而找他诉苦,说,最近工作不愉快,无端端来了个无毛龟当部门头头很不愉快,想要弄垮了那些作业乱了整个操作才辞职不干..问他这样做,好吗?然后他回答我,用脑工作的人上位比较快,他现在上半天工,月薪“3”千,有2间屋子3辆车,叫我甩了男朋友,跟他。好,不跟他多拗,反正我也不懂那是2间狗屋还是3辆脚踏车,从来,越富有的人我就越反感。我再重复之前的问题:“最近工作不愉快,无端端来了个无毛龟当部门头头很不愉快,想要弄垮了那些作业乱了整个操作才辞职不干..这样做,好吗?”他迟疑了很久,才说,好。

于是,我大胆假设了3个人的身份,明天一早我就去搜证据。顺便一提,是夜,我接到2通为withheld的电话,第一通我没接,第二通我接了,一听乖乖不得了,天杀的没教养,一把恐怖的女声录音来的:“点解你唔接我电话?..”还没听完我就把手机盖了,对,对方的目的达到了,我有被吓得屁滚尿流了,幸好陈某还在线上,我找他诉苦去,哇哇哇~

12.01.2008

一早就在搜着我要证据,结果被我怀疑的,经过打听和搜索则一无所得,不过我却真正掌握了那张照片的拥有人数,比我想象中的还多,而且,这些照片之前是有存档在公司的服务器里一段时期,这时要捉出这个人,难上加难。

中午时分,线上再遇,我没有故意现身引他注意,毕竟对付此人必须在我不太忙碌的时候,而且也要尽量表现我是无疑有他、充满诚意和他做好朋友的(是白痴才会真正认为我那么天真不会怀疑他吧),我倒是怕他挑战了我的耐性,一发不可收拾我尽情谩骂之后从此我连揪出他的真正身份的机会也没有。

晚上上线,此李安在线上,这时我故意不隐身,意料之中他来叫我了,嘿!这一次,和前一天一样,有意无意暴露他很懂我的样子,和之前一样说一些关于倾慕的言语之外,这次他自己暴露了我的手机号码,我就知道他,还不断假装讨啥鬼号码,此时我更确定昨晚的那通鬼来电是与他有关的。不过昨晚我差点就因为一时毛躁坏了这事,幸好,我又恢复过来。然后,我跟他说了一个*秘密,也给过他我这里的部落格,如果他在这里看见的话,那个我跟他说的秘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赫赫!

13.01.2008

为了要让他更加思念我,我今天都在隐着身关心他.. *

(待续..)

.

.

01/5/08

我の回顾,和日子说の话。

错过元旦前发表自我回顾的契机,元旦后我想我思我写我记过往一年12月;我的1年依旧微不足道,我的回顾依然不以华丽当噱头。

06我说过展望2007,我说过阳光多明媚总照得到我站的角落;我说人来人往,我问有谁看得见我独自出神的冥想吗?我说我想要你我路途坦荡,从此以后开出什么样的花朵,都是美好的。


再说。去年;


1月。有挣扎的一个月;许多应该和不应该同时悄悄地把自己的定力和方向打乱,应该还是不应该呢?工作太多情感小烦钱挣得太快花得太多,那些日子的天气、周围气氛和每年的今天差不多一样,一年复始就忙碌着里里外外粉刷着自己和计划,春节气息的北风在吹,反正该走的路停不下来,就暂时把忧虑收在床底下惯常继续笑口常开心情乐呼呼喜滋滋,啊不然?


2月。延续着1月的应该和不应该;继续早出晚归的日子,也许麻木、尽管埋头苦干但没有自己认为特别出色的作品。那些忙碌的日子除了家人以外的、朋友之间的特别关心似乎开始对我起了化学作用,原来被视为不切实际的感动在悄悄地分泌着。于是,春节还没结束我的手被另外一只手牢牢牵住了。同一个月,2.28,最疼爱的小外甥女才慢吞吞地来看世界,我看着看着躺在育婴床里包得紧紧的小宝贝好感动,我心里说将给她我很多很多的爱。


3月。继续忙碌的日子继续忙碌;同一个月也搬去新的办公室,这期间,地大人稀的地方难免流传鬼话连篇、乍见的鬼影憧憧,我心惶惶,即使如此别无选择;忙碌的日子依旧过,有些事总使我充满美丽梦想于是提早在31号和陈某一起渡过所谓的我的生日,那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次、一起庆祝不是在我生日那天的我的生日,无法说是愉快或是不愉快,也许总有更高期待也许总是觉得不够;即使如此我总是给不了什么承诺,哪怕是随便一说的美丽言语,我心里还有其他的恐惧。


4月。和过往孤单时一样,最终自己在喧哗中渡过曲终人散的孤独生日,也许早已习惯,那不叫遗憾,于是曾开开心心地写了一篇关于自己的数字凭吊告别记事,我想我应该比较在乎我逝去的青春不再来。4月,仿佛写得比平常多,4月,总也是存有太多女儿心事了吧。并且,日子平淡缺乏温柔。


5月。办公的地方突然一下子人数爆增,啊不,应该说是设计部门的助理爆增,其他部门还是冷清清的,我有时会在没头没脑忙碌中突然清闲了下来。同时,在办公事上,我又开始执行报告的动作了,其实我很累,我很想说我只爱静静地做我爱的工作而不是当一个打报告的管家。同一个月,从新加坡走一趟回来立刻陪弟弟坐上那十小时的巴士去新学校报到;同一个月,我第一次去别的城市与陈某见面,同一天早上6点钟我们一起出发庙里膜拜浴佛时我默默许愿我们将会美好。


6月。过了这个月就过了一年的一半;生活没有多大转变,各方面的成绩不见特别出色,写完年半表现报告,有种想回去深山的欲望,那种不是绝望的感觉,而是很想休息,静静地休息。再听了许多被提拔的好话之后,听了也就算了,我并没有当真或者期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努力变成只是一种纯粹责任。和陈某在一起的第4个月,在6月中开始了我们2人的第一次游玩,回忆愉快美好,于是在同一月我悄悄地计划下一次把臂同游的机会。


7月。突然变得不是很忙碌的日子悄悄来了;时常一个人有事没事都在附近新开的商场乱晃、仿佛有掘不完的宝藏,其实没有。弟弟生日,买了一本漫画一张卡寄到学校去,卡里我说欠着的那一大餐回家时再补上,我不懂他有没有感动我这当老姐的用心,当时他在考试我却送上一本德志的漫画 ——《减轻考试压力的200个够力秘诀》,很够力的靠害吧,呵。突然迷上印尼乐队Letto,每天反复地听着那几首很爱的终于被投诉。第一次和女朋友去玩了玩塔罗牌,某方面说得挺准,老样儿,不好的我不信;女朋友面临感情问题,我不懂是干了好事还是坏事,一个周旋于2个男人之间的女人,于心不忍之下我竟然促成本来不应该的他们见面机会,过后我面目僵硬誓不再与这个桃色漩涡有瓜葛,我只当听众。同一个月,与陈某分别第一次重游升旗山,撑着橙色的伞漫步细雨中,老实说,还挺浪漫的。


8月。我突然有想离开的念头;不慌,我是说工作。搬上新地方快半年,许多理念突然变卦,曾经很固执地耍了脾气,曾经被安抚妥协,后来我打了封辞职信收在抽屉里,我想像着我发飙刹那的潇洒,暗喜,并且忘了我的离开需要3个月的通知,然后勇气回流。其实这个八月悄悄地发生了一些事,无论是家事或情事,暗自承认了自己的任性之后是豁然开朗起来。八月的最后一天,我决定依陈某的、去给陈某的家乡走一趟,见过对方的父母和亲戚,我以为彼此在一起的时间尚早原来一切来得不早也不迟,感觉真的很不错,我给老人家说我会再来拜访。


9月。充满期待的月份;悄悄地用心筹备的日子快要来到了,嗯是陈某的大日子没错,我很愉快,偷偷给他漏了小口风,我们都很愉快,于是月中一趟岛上之旅写下我们今年最美的第一次。一切尽在不言中,因为美好,所以所有额外的不快微不足道。不记。


10月。于是10月;见了一些朋友,没见一些朋友,有时悠闲有时忙碌,仿佛计算不到我的时间怎么花。同一个月,陈某覆行了他答应我的,带我去了动物园和黑风洞,我高兴得像只老鼠,但偶尔不忘耍耍性子发了小脾气,我就是要某个人来哄哄我,像哄宝贝那样哄,其实我过后会后悔我怎么如昔顽劣不改。好朋友终于结婚了,一场宴会撮合了大大的见面机会,分开了好多年的同学原来大家的模样都没多变,真好。有天夜里和女朋友喝茶长聊,原来我们的思想出现了少许分歧,后来轻易妥协,因我们都如此珍惜这段难得投契的友谊。


11月。假期的心情提早来临;月初时陈某与家乡友人来槟城一游,我这迷路大王顿时成了现卖的迷糊导游,虽然出游前我做了不少功课,但还是难逃迷路厄运,乱兜乱闯得我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了,幸好朋友们都很体谅,还劳烦外地人帮我认路了,好逊唷!同一个月,与红花友又订下了另外一个老槟城游。同时,接下一个我认为的不可能任务,毫无信心地起了稿,心里在想随便打发了就是,出乎意料是对方竟然买我的账,于是我战战兢兢地继续。小病初愈的月尾与陈某见了一次,途中受寒又复发,第一次在他面前病兮兮地,第一次他喂我吃药。


12月。假期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更强烈;为了可以顺利放假,我越干越卖力,许多企案同时回来了,一时忙得投不过气来,但状态依旧好好,在假期前把东西赶好了。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冬至前夕提早和陈某预先庆祝圣诞节、见面的前一夜特地弄了红豆汤圆给他吃他好幸福唷!2008年前夕和陈某一起渡过跨年倒数一切都很美好,12月我愉快地把她结束了。


再说,新年展望;


祈望今年比去年更丰富和精彩,祈望我爱的家人朋友爱人健康、平安,愉悦。

.


.



12/16/07

有种粉红色の心情在弥漫。

有种愉快的粉红色心情在澎湃。我说,下次不准再玩这种危险的游戏了,谁都不可以。偷偷收藏了十多个日子的郁闷终于在圣诞节来临前的中午,被草莓雪糕溶化为乌有,但绝不是因为草莓雪糕好好吃。于是,我更有力地固执认为,只要是雪糕便总会轻易使我愉快更胜于巧克力。

微风吹过的午后,看着别个他给我买雪糕的背影,我清楚知道我还有一个远方的窝心在叮咛,我知道,我会很聪明小心地绕过粉红色的陷阱旁,于是,好欢愉。很多时候我在想,人渐渐地成长到了一个无法再多撒娇的年龄,我就知道可以让自己或者使别 人为之兴奋喜悦的事情就会变得越来越少,所以很多时候,尽管只是个小小的宠爱便显得弥足珍贵。然后,我就记住了我只有唯一一个可以放肆撒娇说要的雪糕和甜甜圈承诺。

粉红色代表甜蜜

还是延续着愉快的粉红色心情,夜色来临时冷风过境,我怎会不想念我们的温暖呢?于是,在霓虹灯闪烁的圣诞树下,还不想回家的我还是和下午时一样的装扮,拖着一双脏透的converse白布鞋,白色背心浅黄色裙子和大包包自己一个在商场内啃着水果味的冰淇淋边走边看,那时我已没记得远方的叮咛说:“不要吃太多冰凉的不然肚子会疼。”

亲爱的,我很愉快,一愉快就得意忘形了。然后我只顾着把自己塞进难得一片喧哗笑声的人潮里,企图争先恐后看一看热闹,当手和嘴同时太忙碌的时候,双脚就是显得特别笨拙起来,结果还来不及拿出相机我又被人挤了出去。

有什么关系呢?就继续沿着行人电梯走去人潮稀少的地下室,巧妙地避过在分派传单的人们,看了一下头上戴着麋鹿角而显得有点腼腆的小男生餐厅服务员,差点被追逐乱跑的小朋友撞个正着。地下室的角落有间很有圣诞节气氛的精品店,店前有一个大大会唱歌会摇摆的圣诞老人吸引着小朋友们在欢笑,我在那里站了很久,心里在想怎么这样子大得有点吓人的圣诞老人会那么惹小朋友们的热爱?我还是比较爱长得肥肥矮矮的圣诞老人。走进店子里绕了一圈叮叮当当的仿佛什么都有趣,什么都很想要,但还是什么都没买;从很多年前开始,对于买礼物总是先考虑买实用性,对于气氛的营造我相信好朋友的应该是热情相拥,亲爱的是温暖依偎、再送上法式热吻一个,已是十分美好。

结果昨天我还在悄悄闹肚子疼的同时吃了2次的粉红色雪糕冰淇淋,还没买的圣诞礼物,一颗愉快的粉红色心,和热不起来的圣诞节,到底之后会迸出什么火花呢?

很多时候,欢愉笑过之后还是会觉得很落寞。夜色来临了,我怎会不想念我们相拥的温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