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2

「主婦要上班」

某日下班堵車堵得很嚴重,吃飯的地方,放眼望去都被坐滿了,人們卻不斷地從各個入口湧進來。遠眺某處有人正餓得頭昏腦脹,有人在呼喚、有人在怒吼、有人眼神呆滯,我連單子都沒來得及下,就迫不及待逃出這個人間食獄。我習慣性地以為生活一定就是風和日麗的,當所有的人事物被簡化,那就一定是理所當然的置身於桃源內,揉著花瓣、與果香。某日延續著下班堵車堵得很嚴重、吃飯的地方都被坐滿了猙獰面孔的場面,某日我發現了原來我所經歷過的一切,都可以為我帶來啟示,然後,啟發了我勇闖人肉盾牌奔出群眾。而,背後的慢慢遠去的面孔像即影即有的拍立得,足以為我現有的生活帶來屬於未來的微笑。

(以上文字刊登在第12期的《新之味》美食雑誌內)

◎ 燒茄子蓋飯

Continue reading

05/1/12

「和平的上半場。」

51勞動,這篇428已算是老調重彈的舊文字了。



我們如期順利出席參加干淨靜坐集會。自從428以後,網絡新聞力量更強烈,轉載了又轉載,干淨文章更多不勝舉,因為參與過,因此不厭其煩讀了一遍又一遍。有人熱血依然,理直氣壯侃侃而談,是真心分享或是誇誇奇談則見仁見智;有人清高不可攀,冷眼觀潮僥幸喝水炮吃淚彈不是他她它,馬後炮敢膽說愛的愛國方式有如走馬燈。既然捍衛自由言論,更多的紙上談兵亦讀無妨,後來,那不過是一則滿足個人說法的馳騁幻想論文,真相和事實,確實又很有必要看得更客觀更透徹。很多事情,非要親身體驗才能有切膚之感,因為看到了,體驗過了,所以更懂了,開竅了,感動了,憤怒了,意願更堅定了。 Continue reading

07/29/08

無精無彩無病呻吟

都快八月了,是不是又忘了要假裝?假裝若無其事地生活。那些看上去美好,依舊美好,那些看來不愉快的,絮叨兩句就沒事了。一樣天天生活、依舊上班下班、吃飯喝水、食物要放在隨手可觸的地方,也有能力烹煮自己喜歡的、繼續說話打字、把日記都換成可以吃的,每個月定時拿年假,把屏幕上很多很多的白色線條鏈接起來;雖然如此,還是常常需要提醒自己要記得裝出一副擁有洞悉一切真假的能力,打瞌睡了還需假裝著更精神奕奕的樣子;

可是,我還是常常忘了假裝。有人問,累了嗎?我假裝地說,我不累。因為,感情是堅持的信念。

我本來就不嬌滴。我記得我在21歲時可以隨意吶喊,那時我還被形容過年少氣盛、人人都讓著我,過了25歲再喊就會像個潑婦,如今年過30再喊就會難看得像個母夜叉了。于是,吶喊少了,聲音低了,也寂靜了。看著身邊那些走的走,逃的逃,疏遠的疏遠,從此我在周圍筑起一道隔音圍墻,不打任何更深入的交道也不再做多余的事。他們有的說:“他那么器重妳,怕什么?”我假裝客套地笑了一下說那句打從心里便是虛假的,可是,我心里的恐慌從哪里來?我只是想安分點就好,最好我可以隱身。

成就感,突然離我好遠。大半年過了,成績單寫上零。

這里有位兄長說我越來越像個主婦、朋友卻說我越來越像半退休,我回答說,我只是漸漸地把愛好轉變成了日記,我說,如果我繼續像以前那樣在文字上宣泄,那么我將和怨婦有什么分別?老實說,比起過往,我的確是怨氣變小了,也變平和了不少,相信了年少時不愿意相信的事,接受了本來就是事實的人事物。對,就是那句暮然回首..

于是,還是仍舊會容易相信一些人和他們所說的話,盡管那是陌生還是熟悉,也相信了愛我的人給的每個誓言,我的假裝也只是給自己在酬勞上的交代。有人問,累了嗎?我假裝地說,我不累。因為,感情是堅持的信念。不過,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于是,我只有在最真的人面前,才能真實。被看穿總是令我感到一片虛空。最近克服了咖啡癥,每晚臨睡前一杯咖啡才滿足。今天不知怎么了莫名其妙地在人中長了一顆青春痘,可能是曬了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