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4/08

119老檳城回憶錄。

.

.

.

2008年1月19號那天,我們越過了很多條街,來到姓氏橋,走過春滿園,原來那些都是我時常走過卻不熟悉的地方。

.

.

.

那天風和日麗,我和伙伴們踏入古老的地圖上,站在一片海中央的陸地上,站在四四方方豆腐干一樣的屋檐下,看著車水馬龍看著人來人往,看著你和我的臉,我失去了名字,失去了身份,也失去了記憶,我記不起我從小在這里長大。地球它呀不停轉啊轉,轉啊轉轉啊轉,繼續轉,我想啊想啊想啊我究竟什么時候曾經來過這個熟悉的陌生地方?我究竟在什么時候,脫離了時空脫離了地心吸力,曾經在地圖上消失、又回來過?

我追著那輕快的步伐,專心地聆聽隊長的娓娓道來,來不及看過四周一片風景,我又走到鯨魚游戲的海域,陽光下的海浪隨著鯨魚神秘的歌聲高低起舞朵朵浪花四濺,我拍打著被浪花濺濕的衣裳時不小心抬頭一看是誰的姓氏高高掛,誰家的燈籠紅彤彤誰家紅紅的對聯雙雙貼門前,像是在誰家在辦喜事,我悄悄走過偷窺了一眼原來那是我小時候的新年回來了,我看見有只溫暖的手摸了摸我小小的頭,被摸亂的頭髮還有瞇著眼我笑得多開心,那時我忘了在唱歌的鯨魚,沉醉在時空里歡愉的我一時太高興直奔在窄窄的木橋上攤開雙手吶喊我好愉快,我忘了要是鯨魚它這時隨便打一個呃我便會掉進海里去,我將會沉入冰冷的海底去聆聽鯨魚在吟唱,聽鯨魚吟唱百年前的老調子,聽鯨魚吟唱百年前姓氏橋下的海水藍..

經歷了另外一個長途跋涉,一個跟著一個排排走,經過那棵百年老樹的美,艷陽下沒有白色的云朵在飄浮只有天空是多么湛藍,連粉紅色的花兒也顯得特別嬌艷,她又再提醒我春節來了;尾隨著隊長越過那個喜氣洋洋的小巷子,他指著那家小店說小時候的冒險經歷,指著那些小店說那景將不再,在如此哀傷的時候,他是否又曾努力回想過、他年少時曾熱愛過的一首詩呢?再見春滿園。

當路上的砂石如棉花般輕盈飄起,我們一同飄到了北方的島上空,海鷗不斷地在我們的四周來回穿梭,我往下望,原來這個城市會奔跑、原來它要是厭惡了在它身上亂闖的車輛和人們,它就會不由自主地奔跑起來,讓你我都再也找不到原來的它,于是,我把那個城市原來的照片收在口袋里,一直到那個風和日麗的黃昏,太陽下山前我想,我該走了。

相關照片記錄。 

.

.

.

08/13/07

你说要带我去动物园。

. 

. 

.

谢谢陈某拍の长颈鹿。

.

.

.

距离很远大家都很忙,但是我们间中还是会争取时间见见面,就在靠近码头的车站。

如果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的见面就在某个周末的星巴克,那时我们都紧张,只会一直笑忘了我们曾经聊什么。

如果你没忘记,我们每一次见面都会去海边,那一定是我的主意,因为我喜欢海边,我当然也要你和我一样喜欢去海边,我很想和你一起看有彩虹的天空下海蓝色的水面上有一艘艘白色的轮船在慢慢游航。

我记着我们每一次见面的脸孔和表情,记住每一个走过的小地方;你若还记得你怎么答应过好好爱护我,就要让我绽开是幸福的笑容。

我收过你一封满满3页的情信,我多希望里面的梦想会成真;于是,我曾经用过一个7月的时间天天为你写日记,间中我会偷偷懒,两天日记挤在一天写,8月为你寄上还附了一张我们游玩过的照片。

上个周末你去动物园,我说好巧哦,我想写一篇关于动物园的日记,还要你答应给我拍拍大象长颈鹿的照片。回家途中你说下次一定会带我去动物园,我就记住了。

回想两年前我在新城的动物园,像个快乐的小孩,忘了那个夜晚还有个颁奖晚会要出席,如今手机里的相片被偷了,日记被毁,两年后人事面貌已全非。

幻想两年后的某一天,我们是否依然会像今天许过的承诺再继续?

明天天亮之前,我仍然会继续在今晚临睡前看一遍我们合照。

(在有彩虹的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都唱得好好听。)

.

.

.

.

07/29/07

当你在伸着懒腰,我正美丽。

.

.

.

.

.

.

于是,我莫名其妙地在这个没有高楼大厦的小城市的生活了很多年;我喜欢躺在床上里听臭D猴子讲故事,喜欢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烤面包,喜欢躲在厕所里读张妙如的交换日记,喜欢穿着小背心盖上厚厚的被子睡觉,喜欢闭着眼睛假装做着美好的梦,喜欢听起来会脸红的甜言蜜语。

然后?没有了,想不到了。生活是直接和然后重复重复重复的,然而,它的出现却从来没有固定的次序和方式。

**

百般无聊的星期日,蓝色的天,太阳暖暖的,会说故事的猴子去别的城市爬树了,我平躺在布满啤啤熊的米色床上,很暖,窗外的白蔷薇开得像阳光那么绚丽,耳边播着这首Quest-Ce que Je Peux Faire的法语歌,手里把玩着收在小铁盒里的电影票根,游乐场票根,我很坏地在怀念着某一些遗失的暧昧和造作,自己在窃笑。

不觉得很有趣吗?还是习惯了?当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我非要独自走回去空虚的空间不可,于是那一个孤独的夜习惯如此生活的我在人来人往的商场给自己买了一件会令自己开心起来的礼物。撕开一切有关繁紊缛节的外表之后,只留下一双眼睛,一双天真但贪婪的眼睛,它们仿佛告诉我森林里有会唱歌的小黄鸟有爱跳舞的猴子有爱神使者长耳兔在祈告;诱惑着禁果的蛇在树上盘旋,白色的老鼠捧着芝士在窃喜。

说过的;有时,因为寂寞,我来到街上;有时,因为寂寞,我想拥有;这时,因为寂寞,于是我有了那么一件透明的,穿给自己看。

**

继续拥有着长距离的爱情,继续着手写的日记,继续着习惯没有改变的生活,继续着自己寻找快乐。

可以的话,继续爱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