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13

「回來」

「因為好奇,所以才嘗試製作手工雪糕。」

我如是說。其實,在這之前,我從未打算過把可輕易超市商場吃到的雪糕搬入食譜文字裡,我覺得那將是我踏上肥胖至死的不歸路。因此,我僅有的數件手工雪糕作品,都為自己留下了最隱秘的心思,而它只可屬於深深被我作品吸引著並視如珍寶的人們。

於是,從晴朗的一天開始,我再度整裝出發,推車裡的忌廉貌似得意,搖來晃去。隨意插在玻璃瓶子裡的美洲野花洋桔梗倚在窗口邊,像是曾被昨夜發酵的咖啡因挽留過,璀璨如星。重新拿起我的攪拌器和量杯,讓我不小心記起某年前的雪糕之約,它是你我不為人知的紀念。我如此希望每一件被製作出來的手工雪糕作品,都為你我留下一點一滴的線索,即使那只是如此微不足道的心意。萍散之後,彷彿又浮有落花..

闊別5個月,我又回來了。也許“回來”這並不是什麼大事,但是對默默給我關心的一位(也許有兩位或三位)朋友卻是叫我暖心,這段日子我並沒有停止寫字,只是換了另外一種方式。這半年來,我得到數位星馬美食雑誌界朋友的邀請,因此差不多都把心思都放在“投稿”上。而部落是我永遠的避風港,它不會因為我的不在而即時消失,它會因為我的想想而不曉得什麼時候突然又出現了。寫到這,我覺得我是個徹底沒心肝的人,不過,我也認了,學習成長拎起放下,是歷練,我跨了過來,但我不曉得再跨回去時,會不會跌個狗吃屎。

謝謝愛我的你們。

今年3月下旬,終於在面書開了個部落專頁,在那裡無論是吃喝玩樂,只有短短的生活即時分享,除了沒有長文伺候,那裡和這裡一樣,是個平靜並快樂的一個地方,如果在這裡看不到我,歡迎點擊這便可找到我: http://on.fb.me/12B9IJL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