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一丝邪念划过眼前。

文接 我在想,我这是叫被搔扰还是被戏弄?

14.01.2008

老实说,我不过睡前一直看着那张打印出来的电邮名单、随意一想,想不到我可以那么快就为自己揭开谜底。老实说,我曾经想过报复;就那么一刻,我的无耻会是这场闹剧主使人的100倍。當我毫无道德地打开嫌疑者的线上朋友名单,原意不过是想还自己一个交代和对方一个清白,最后,我终于失望。

那一个午后,我手脚一直冰冷着,心很痛,很想问走到对方的面前大大声地问,为什么?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我是如此让对方厌恶?一个我曾千方百计维护、为之啃下不少死猫的女助理,我曾经因为她的小小贴心而感动,这一切一切将不再,就是因为我交了一份她不爱的案子而被逼破裂的?为什么她要叫她所谓的好朋友假扮他人来戏弄我?我想,那不完全应该叫做戏弄,那是一种像是被一个陌生人摸清底细的恐吓。虽然我早就知道那原原本本就是一场闹剧,我只是希望那个,不是她,我情愿那本来就是我厌恶的人,不是她。当下不多想就战战抖抖地在老大的协助下呼吸有点困难、冷冰冰地打印了整份的证据和对方的资料,直闯*半兽人房里。

从此,对于她的评分,有如行尸走肉没有附加其他感情。

16.01.2008

2天后,恢复心情;嘿,恢复后的心情未必代表我心里的那一个破洞就此愈合,那一个洞,也许也会很快愈合,也许又是另外一个会令我心软的理由。我不坚持我会一直耿耿于怀,只是那口气还在喉咙间咽不下,罢了。

17.01.2008

跟陈某道歉和道谢,如果没有他的全力支持和鼓励、忍受我时而失控的情绪,我不会那么快恢复心情。也跟*老大道谢,没有他的协助和开导,我想我会很鲁莽,谢谢,谢谢2位。原本好想好好写衰对方,最后改变注意,老实说,那对狗男猪女还倒真叫我有些词穷,我就不断地对陈某碎碎念说,真是死的不会找活的,若存心要来戏弄老娘,除了基本功课要背好,说话有内涵,彬彬有礼,还有就是不要急着给老娘颜色看,要嘛就给老娘2句博学的惊喜,老娘不是十八二十二,不要将自己的幼稚思想加付在老娘身上,那些幼稚九流的哄不行来个骗又来唬,去他的,不是我死要面子撑自己不是普通等人,就是对方实在太低级了让我掩嘴偷偷笑,要低级我那里不行?呸呸呸,我又在做错了,不是讲不写么,就不写不写了。

另外,有3位欠揍的要求人物简介,顺便就这里简介一下本案的涉及人物;

1. 李安,年约30,据说是苦瓜脸的男朋友,首都人,英文很烂,语气像暴发户,就是此日志结尾那位猪狗,再摸清他真正的身份之后,没有一个名字比猪狗更适合他。

2. 苦瓜脸,年约28,大山脚人,一张黑黑油油的脸孔,稀疏眉毛小眼睛,声音倒是娇滴滴的,是跟了我好多年的女助理,是此case的主使人。

3. 无毛龟,年约4+余岁,新上任的部门头头,不懂他是凭什么来上任的,就是失惊无神地,被公布新上任,也是新一代影帝,演技一流,迟些我空些就拜师学艺去,不然我怎能再上位?此人与本案无关,纯粹样衰被怀疑。

4. 半兽人,年约30,集团主席的大儿子,即我目前的老板,年轻勇敢有斗志,可惜太急进,如果不是他老的有家底背景够硬,不然老娘早就被遣散了。

5. 老大,年约30,也是部门龙头老大,斯文有礼的外表其实脑筋清晰冷静,讲话尖酸刻薄又不失幽默,是老娘我的最要好的死党之一。

18.01.2008 

所有的事都告一段落了,长得那么大,我实实在在地就上了人生的第一次的第一课,我时常说将心比心,其实并不是每一人都是那样想的,可是我不会因此对其他人有戒心啦,如果再有这样的事发生,我也只好去角落旁面壁,面壁过后,就像我和陈某说的,让我睡一觉,明天醒来我还是一条好“汉”!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