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回顧 · 辛卯新年全篇 」

二月中旬後,老春天的感覺漸漸來臨了,曬黑的雙臂好像有了恢復原色的跡象。上班的時間變得好長好長,開著車子的夜變得好黑好黑,拖著老大半個月無法穿漂亮鞋子的腳患,在惡劣的環境下,卻突然漸漸痊癒了。隨後,彷彿什麼都有漸漸好轉的現象,我想,新的一年,就這樣一直好轉下去吧。

◎ 潮洲灌腸糕;我家三代都叫它:“官鏘”。

聽說過有人喜歡吃蒸的灌腸糕,我沒試過。我在很小很小的時候,看過祖母一鍋一鍋的蒸,然後切塊再油炸,才會上桌。後來,母親接棒了,也是一鍋一鍋的蒸了再炸,蒸布也是用著祖母流傳下來的白麵粉袋所剪成的布。

春節前,那保留得完美潔白的蒸布,從母親的手裡我接了過去,母親說,“這布妳拿去,以後就用這布來蒸。”

<